精品推荐
我们该怎样怀念艺术大师吴冠中?
时间:2010年07月25日 来源:四川书法网测试数据 作者:四川书法网 浏览数:4957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20日来到中国美术馆,参观正在这里举行的“不负丹青――吴冠中纪念特展”。李长春强调,当前中国正处在一个历史性变革的伟大时代,呼唤与之相适应的鸿篇巨制和名家大师。广大文艺工作者要以吴冠中为榜样,始终牢记肩负的社会责任,树立高远的艺术追求,发扬十年磨一剑的精神,淡泊名利、潜心创作,心无旁骛、精益求精,不断提升思想道德修养和艺术境界,创作更多经得起历史和人民检验的精品力作,努力成为德艺双馨、深受人民欢迎和喜爱的艺术大师。(7月21日《人民日报》)

     2010年6月25日,吴冠中这位20世纪现代中国绘画的代表画家走了。吴冠中是在中国当代美术发展中具有重要影响的艺术大师,是德艺双馨的人民艺术家。他积极投身中国艺术的探索与创新,为中国文化艺术和艺术教育事业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一生俭朴,把很多作品无私捐赠出来,留给了人民,体现出高尚的思想境界和人品,是文化艺术界学习的楷模。

     吴冠中大师的离去,引发了我们太多的思考。一位艺术家,能够心无旁骛地投入到自己的绘画创作中,不为金钱所动,不为利益所惑,不为权贵所扰,这是难能可贵的。而时下,有的艺术家,其作品也罢,其人格也罢,都很难立得起来,也很难被大众所认同所接受所推崇,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不能平心静气做学问,无法甘于清贫纯粹追求艺术,也很难守住创作中的孤独与寂寞。于是,这样的人,浮躁得难以言状,要么搞一些应酬,要么到处搞吃喝,要么搞一些无聊的炒作,要么做一些与身份不相符的事情。这样做的结果,要么业绩平平,很难在业界立住脚;要么人品很差,其事业发展受到制约。这样的人面对吴冠中大师想必会感到脸红。

     一位学贯中西的艺术大师。作为中国美术界最后一位学贯中西的泰斗级艺术家,吴冠中一生都在创造独树一格的生命意境:他终生致力于“油画民族化”及“中国画现代化”之探索。1947年,吴冠中进入国立巴黎高级艺术学校,师从四五十年代前后威震巴黎的重要画家苏弗尔皮教授。一直让吴冠中深受启发的是苏弗尔皮对艺术和艺术作品的分类理论:他把艺术分为两路,说小路艺术娱人,而大路艺术撼人;他看对象或作品亦分两类美:美与漂亮,在他看来,评价一部作品是“漂亮”,便是值得警惕的贬词。这条评价理论也被吴冠中带回了中国。1960年代,吴冠中给中央美院的师生做讲演,历数十大美学问题,其中一条就是“美”不是“漂亮”,“漂亮”不是“美”。几十年来,吴冠中一直探索着将中西绘画艺术结合在一起。吴冠中最早画的作品多以江南水乡为题材,画面充满诗意,他特别重视点、线、面的结合与搭配。晚年他的画风有所变化,在一批反映黄土高原的作品中多用粗线,自成一种意境。

     一位在风雨中独行的艺术大师。回国后,吴冠中面临的国内环境就是“美术界的当权人物观点极保守,视西方现代艺术为洪水猛兽”。在清华建筑系,吴冠中教授素描和水彩,与此同时,他自己也开始潜心研究起将水彩与已往学过的水墨结合,并对画树情有独钟。而当时的大背景是,几乎没有人画风景,认为不能为政治服务,不务正业,甚至会遭到批判。幸亏当时的文艺界领导人周扬说风景画无害,吴冠中才算有了保护伞。在他的心目中,“不鼓励,不发表,都与我无关,与艺术无关,我只须一条羊肠小道,途中有独木桥,让我奔向自己的目标,那里是天堂。”就这样,吴冠中始终在主流之外独行,不迁就、不趋附,也不被左右,唯有艺术才是他的主心骨。成就大事业者必备素质,想必是,除了要有过硬本领之外,就是要有自己的思想,要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要有与众不同的追求,做一个坚强的自己,努力坚持走自己的路。

     一位敢讲真话的艺术大师。尽管经历过文革的打压,文革后的吴冠中依然延续着他不迁就、不趋附、不被左右的真实个性,从青年时期就热爱鲁迅的吴冠中,尽管没能从事文学,但他把对文学的恋情转移到美术,对鲁迅的阅读和理解贯穿了他的一生,鲁迅的独立和批判的风骨也支撑着他在文革后的文艺批评和社会批判。在吴冠中的心目中,“中国可以没有齐白石,但不能没有鲁迅。”“如果没有鲁迅,我根本就不会从事艺术;没有鲁迅,根本就不会有今天的吴冠中。”可见鲁迅先生在吴冠中心目中的位置。记得鲁迅曾经说过:“人不能有傲气,但是,不能没有傲骨。”鲁迅表现最突出的,是鲁迅抗暴,敢于站出来与黑暗势力抗争。吴冠中之所以在风雨中独行,正是源于他身上有鲁迅先生所说的傲骨。

      一位对艺术纯粹追求的大师。因为对自己作品的不满,吴冠中会一次性销毁二百多幅绘画,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对此评价道:“我想一个艺术家能够果断地处理自己的画,这说明他有很高的追求,而且也有非常高的眼力,他能够及时地判断自己的作品是否达到一定的高度,我想正是一种非常认真的对待艺术的态度。”曾有人统计,吴冠中作品的总成交额已经达到17.8亿元,在中国仅次于齐白石。然而他并没有把这大笔的艺术财富化为私有,他一次又一次大手笔地把自己的天价作品捐赠给国内的美术馆,在他看来,“我什么都可以留作遗产,但画决不留作遗产。我的画是画给大家看的,绝不是画给家里几个人看的。”

      吴冠中大师远去了,我们对他最好的怀念应当是,学习大师纯洁和无私的艺术之心灵;学习大师对艺术的执著追求和无比的热爱;学习大师带着感情充满激情画出真情的崇高精神境界和高尚的人格品质!

    (文/冉 彪)